古蜀

龙窑

柴窑

柴烧

【繁体版】 【简体版】
上海博物馆应说明《功甫帖》的来龙去脉
来源:{{ren}} 发布时间:2014/1/6 【字体: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季涛(博文来自季涛新浪博客)

  1月3日,苏富比拍卖行官方微博针对上博对《功甫帖》的研究报告发表声明:“蘇富比已阅读单国霖、钟银兰及凌利中于2014年1月1日《中国文物报》内的文章。蘇富比对于三位来自世界级博物馆的专家竟罕见地以个人名义对个别私人藏家购买艺术品的商业行为作出公开评论表示惊讶。蘇富比不同意各文章中的观点并坚决认定《功甫帖》为苏东坡的作品并将于十天内作出回应及保留所有法律权利。”

  1月4日,上海一位微博名为@晓方斐翔的记者提供了一份已故著名古代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在1992年第二期《故宫博物院》院刊上发表的论文复印件,在“苏轼《宣德郎刘锡勅草》一页”中提及:

  “曾见赐《宣德郎刘锡勒草》一通,在《苏米翰札》合册中,其中苏书《功甫帖》、米带书《恶札帖》,现藏上海博物馆,皆真迹无疑。”

  笔者从徐老的论文中读出了三点感受:

  1、徐邦达先生认为这件《功甫帖》为苏东坡真迹无疑;

  2、这件真迹在上海博物馆收藏;

  3、徐邦达先生发表论文的杂志凸显专业和权威。相比之下,而此次上博专家的学术论文选择大众媒体炒作新闻的方式显得不恰当。

  同时笔者也有几点疑问:

  1、如果真迹在上海博物馆,专家们把它拿出来与刘益谦买到的那件进行对比不就可以说明问题了?!

  2、如果《功甫帖》因为某个原因不在博物馆了,做为曾经的国家馆藏文物,上博总应该公开说明它去哪儿了?

  3、即便这件东西是假的,上博怎么就有权给私下清理出博物馆了?

  笔者随即联想起12月23日《新民晚报》曾发表过一则匿名人士报料的内容:“上世纪80年代曾有人研究过一件文革抄家得来的《功甫帖》,经过研究考证,发现是赝品,于是退回物主。”

  如果报料为真,上博有可能将文革中抄家所得的《功甫帖》退还给原物主了。这样的事情过去发生过许多,比如,2000年中国嘉德曾拍卖过的唐代怀素草书《食鱼帖》就有过类似的经历。《食鱼帖》曾藏山东潍坊丁家,后丁家迁青岛。“文革”期间,《食鱼帖》险些毁于一旦,红卫兵从丁家“抄家”后将《食鱼帖》堆放于青岛市博物馆。1978年,青岛市博物馆邀请北京故宫博物院书画鉴定家徐邦达来馆鉴定书画,徐先生从未清理好的书画中发现了此《食鱼帖》,并在1979年撰写《古摹怀素“食鱼帖”的发现》一文。文革后落实政策,博物馆将《食鱼帖》退还给了丁家。文革抄家的文物进入博物馆来路本就违法,无论是真是假都一定要退还物主的!报料人描述的因果关系不对,应该是必须退回物主,而不是因为赝品而退还的。

  如果《功甫帖》曾在上博待过,之间还有国内著名鉴定专家看真,而后又离开上博,里边一定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曲折故事以及恩恩怨怨,如今又被刘益谦按照国宝真品买回入境。据笔者的理解,上博研究人员对《功甫帖》的鉴定力度要大打折扣,尤其在法庭上,上博的报告可能将不能作为可信服的证据,因为上博及其工作人员都曾是该标的物的关联人!与几年前吴冠中先生对自己作品伪作的鉴定意见没被人民法院采用是一个道理!

  作为文物艺术品市场的观察者,笔者一直以为,一件900多年历史的书法作品,真伪难辨是很正常的,10个专家五个说对,五个说假是常有的事情!真伪不是新闻!但是,上博三个专家选准某个时机齐刷刷地出来贬低一件民间藏品,把一件被上海市当做国宝入关保税程序,民营美术馆未来的展品通过大众媒体公开说假,这才是大新闻!

  《功甫帖》真伪题目可以是三位专家个人的学术研究问题,不代表上海博物馆。但被国内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判定为真迹的《功甫帖》如果已经离开了上博,其原因是什么?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上博难道不应该给大众一个交代吗?

  目前,上博三位专家的论文已经发表,蘇富比也发布了不同意各文章中的观点并坚决认定“功甫帖”为苏东坡的作品的声明,我们又见到了徐老认为《功甫帖》真迹无疑的文章。还有几天就到了蘇富比作出回应的时间。这似乎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还会有什么样的证据出现?还会有什么事情的起因被披露?各界人士都在拭目以待!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2019 言家茶事 Rights Reserved.
南宁翻译公司 柴窑